Wenfen : 陳文芬
2008-01-23
  琳的選擇

琳打電話來。她選擇離開了遠東博物館。瑞典的悲歌。
北歐館藏書最豐富的漢學研究圖書館遠東圖書館,去年十一月先趕走了有二十幾年資歷的圖書館館長漢學家馮遼、圖書館員靳玉英。
張琳是SMVK底下,也是整個北歐唯一一個保護文物的專家。她去年得知SMVK要把十個編制內的保護文物人員縮編成兩個時,已知名單有她。那時她頗有決心,要打一場岐視新移民工作權的官司。因為縮編的名單似乎以新移民為優先,這是不公平的。
我們都很欽佩張琳的勇氣與義氣。
SMVK名為“哥德堡世界文物館”,底下有“地中海博物館”、“人類博物館”、“遠東博物館”與“遠東圖書館”。在整個縮編的政策底下,只有張琳與另一個人類博物館的織物保護專家敢出來大聲的說話:『沒有我們,博物館的文物毀壞殆盡!“』
瑞典右派政府上任接掌以後,文化部長是個非常弱、非常弱的部長。《瑞典日報》問她,這事情是怎麼一回事。她的回答簡單得不能說服別人:『有人向我保證文物不會壞的。』第四台的電視記者到我家來訪問老馬。記者說他對此事的態度:『不管“那個人”是誰。沒有人能承擔文物損壞的責任』。
羅多弼跟林西莉他們也在瑞典發起文化界的簽名與呼籲。
老馬參加中華民國的台北駐瑞典辦事處的國慶日酒會。十月十日他做了一場嚴肅的演講,談到遠東圖書館在整個歐洲與漢學研究所起的作用。有兩個瑞典的國會議員來跟老馬說,他們沒想到政府是這樣做事的。
這一次遠東圖書館的經驗,使我對瑞典的知識份子簡直沒有公共論壇的場域感到震撼莫名。我至今不懂“集中式的民主”為何。工會呢。工會也不起作用。
對內,SMVK先是說政府的財政政策要圖書館繳很高的房金,SMVK欠政府六百萬,只好趕人走了。接著花了二百萬把書架框起玻璃架上鎖。知識份子就罵這房金政策不對,總理在受訪時也說得改。
他們叫馮遼、靳玉英走了。這是十一月初的事。
十一月底。我們到紙張修護工作間去看張琳。這一整個工作大房,從無到有是她一人設計造起來的。她臉色沉悶,不開心。SMVK一聽說她要打移民官司,先是通知她留任一年。理由是要不然文物沒人管。『一年以後呢?』這整個工作間都要拆掉,上頭主管SMVK的行銷創意總監頭頭,要把這整個倉房拆了改做一家餐廳,連餐廳老闆都談好了。
遠東博物館窮到把紙張專家遣走了,把護紙房拆了,就為了瑞典首都多添一個餐廳。
博物館裡頭有的是中國明朝清朝的紙張藝術。當整個國際藝術市場的中國書畫瘋狂飆漲時,瑞典國卻演出這等不堪的蠢戲,真是對不起瑞典繳了57%高額稅的納稅人,對不起中華文物,對不起我們人類的老文明。

標籤:

 
意見: 張貼意見



此文章的連結:

建立連結



<< 首頁
wenfen.com又回來啦! 我用真名實姓寫文章--君子之途

封存
2007-08 / 2007-09 / 2007-12 / 2008-01 / 2008-02 / 2008-03 / 2008-04 / 2008-06 / 2008-07 / 2008-08 / 2008-09 / 2008-10 / 2008-12 / 2009-01 / 2009-03 /


Powered by Blogger

訂閱
文章 [Atom]